搜 索
您的位置:首页>财经资讯
字号:
永葆绿水青山 桂林奋进生态文明新时代
发表时间:2018-07-06 11:59:15来源:桂林日报

摘要提示:7月7日,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进驻将告一段落。但对于桂林来说,督察风暴之后,桂林生态环境治理风暴接踵而至。尽管生态文明建设涉及面宽,基层生态环保工作不免遭遇制度衔接不够、人员安排紧张、经费短缺等突出问题,但在2020年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大气候”背景下,大家都说,要以高度的责任感、使命感,迎难而上,根治环境污染的民生之患,回应绿水青山的民心之盼。

随着漓江(城市段)排污综合治理项目完成,漓江市区段全面遏制了污水直排,使得桂林水更清、山更绿、天更蓝。记者何平江 摄

  □本报记者 桂晨

  6月20日下午6点半,桂林市城管委收到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广西迎检工作组《关于认真办理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交办群众举报问题(第十三批)的通知》,有市民反映,“灵剑溪黑臭水体未得到有效根治,七星岩景区北门外附近河段水质发黑发臭,近期天气转热,河道滋生红丝虫。”这一问题随即被派发到了桂林市排水工程设施管理监察所所长莫碧琨和他的同事手中。6月21日上午9点,莫碧琨和同事赶到现场进行核查和处理。现场调查发现,举报问题部分属实“七星岩景区北门外水体未见发黑、无臭味,但河道中确实有少量红丝虫存在。花园村城中村改造项目正在施工中,仍有少量生活污水排入了灵剑溪。”莫碧琨如是记录下了核查情况。

  此轮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作为漓江流域环境治理矛盾较为突出的灵剑溪仍然处于公众重点监督的范围之内。近三年,灵剑溪陆续进行过淤泥清理、岸上截污改造以及生态修复试验等综合治理工程,但由于历史欠账较多,整治效果不能立竿见影,也因此受到市民与有关部门的持续关注。22日,作为漓江及支流截污综合治理工程牵头单位,市城管委和相关城区等采取了吸污泥、水体消杀等局部处理措施进行整改。

  与此同时,位于灵剑溪上游的叠彩区大河乡党委、政府也正在着手灵剑溪流域的整治工作。这也是我市2016年11月启动中心城区畜禽养殖的污染整治工作拆除200多家生猪养殖场、迁移生猪2万余头以来,禽畜养殖治理的再次升级。为进一步推动限养区2.2万多头生猪,109家养殖场的拆除、搬迁、迁移工作,大河乡党委书记朱友益近段时间组成7人工作组,晚上走村串户,对7个村委的村民进行宣传动员。“虽然属于漓江流域限养区,但由于这里的排污不符合环保要求,粪水都进入蒙正排洪渠、灵剑溪,一下雨,全部又都排入漓江,所以我们要着手推动治理和转型。”朱友益说。

  “对背离中央对环保工作的新要求的状况,必须猛击一拳,警醒全市上下。”6月11日、12日,全市连续两天围绕中央环保督察召开专题会议。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赵乐秦在全市环境集中整治行动部署暨中央环保督察整改紧急会上强调,要不折不扣抓好整改,对全市环境再检查再整治再提升,坚决对生态问题立行立改,打一场全市环境集中整治行动攻坚战。

  如何将环保督察的“问题清单”变成市民群众的“满意清单”?2016年中央启动首轮环保督察以来,桂林用前所未有的决心和魄力、智慧与耐心推动生态环境治理,既是积极应考,又是自奋之举,坚持问题导向,抓排查、抓短板、抓提高,还原山水本色,不断挖掘桂林城市可持续发展的绿色生产力。

  6月13日,桂林天空放晴,碧水倒映着蓝天,连绵起伏的山峦雕刻出美丽的天际线。优美的生态环境来自于我市坚持生态立市、打赢蓝天保卫战的决心和行动。记者唐艳兰 摄

桂林漓江(城市段)排污综合治理项目成果展示——— 南溪河流域记者何平江 摄

保护漓江生态,市民放生鱼苗 记者唐侃 摄

  决心和魄力:全面补齐生态文明短板把“问题清单”变为“满意清单”

  记者第一次见到莫碧琨,是在5月26日全国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督察组检查期间。督察组工作人员顶着当空烈日实地勘察,在灵川县八里街与叠彩区交界处,发现一处较为隐蔽的排水口仍有浑浊的水流直接排入漓江,而该排污口位于水源地二级保护区内。莫碧琨正在现场汇报整治推进情况。

  督察的这条沟渠地处叠彩区和灵川县的交界处,城市发展、人口增加,附近村民和居民将污水排入其中,同时八里街片区地下管网基础资料不完善,治理难度可见一斑。督察组组长李佳在向媒体介绍情况时也直言,城市与县城交界地带的排污治理问题,解决起来难度较大。

  其实,对该处排污口的治理,从2016年就已经开始,灵川县相关部门与市排水工程管理处两年多时间里,通过实地勘察,逐一排查出该区域的排污点,如今大部分排污点的管网已经纳入城市污水管网,目前正在进行查漏补缺。两个责任单位都将在今年完成整治任务,如果整改不力,随时可能被追责。

  “2016年7至8月,中央第六环境保护督察组在桂林开展环境保护督察期间,向我市反馈了六大类12个问题,交办了32批共301件环境信访案件。”桂林市环保局副局长舒忠常说,两年时间,桂林坚决立行立改、强力边督边改、注重建章立制,目前,301件交办件已全部办结,其中采取关停取缔的49件,立案处罚54件,处罚金额160余万元,而需长期整改的22件正强力推进中,对67名相关责任人也进行了追责。

  在投诉的问题中,水污染问题占投诉总量一半以上,此外,还涉及大气污染、噪声污染、固废污染、辐射污染等其他污染。在这些问题中,一些如同灵剑溪一样,属于遗留问题,成因复杂,涉及范围广,牵涉部门多,但无论问题难易,慢作为、不实事求是,不触及根本,在公众全程参与的督察整改机制下,都无处隐匿。

  整改不到位不放过、群众不满意不放过,这成为桂林督改推进中的不二原则。记者了解到,有居民投诉存在核辐射问题,有关部门积极推动企业通过搭建自动监测显示平台进一步强化信息公开;为推动大气污染防治,桂林突出加强工业、燃煤、机动车“三大污染源”治理,对全市248家砖厂进行专项整治,关停76家,限期整改172家,114家砖厂在全区率先实现在线监控并受到严格监管;率先制定严于国家和自治区要求的实施方案,并对全市550余台燃煤小锅炉进行整治,整治完成率达95%。此外,桂林的机动车排放检验机构标准化建设等机动车尾气和油气整治工作都走在全区前列,一系列率先之举彰显了城市管理者对市民环境的各种诉求的恳切回应。

  也是在这两年时间里,以这些问题为导向,桂林生态环境治理能力得到有效提升,也收获了不少治理红利。桂林生活污水集中处理率从93%提升到97%以上。2017年市区空气质量优良天数增至308天,是全区唯一实现正增长的城市。

  智慧与耐心:纵深推动全领域治理 建立长效管理机制

  近20年来,灵剑溪这条13公里长的溪流,治理信息从未像近几年这样公开透明,治理效果也从未如此显著。由于沿岸环境复杂,灵剑溪的污染治理问题曾被推上风口浪尖。

  2015年,桂林市启动了漓江环境综合整治行动,灵剑溪治理从河道本身延伸到岸上污染源治理,纵深推动问题的全领域解决。今年5月底,灵剑路旁的药材市场内“两违”建筑整治行动开启,为深化治理灵剑溪再注入一剂良方。

  然而,政府公布的治理绩效有时不一定能得到所有市民的认可。如今,对灵剑溪的质疑时有发声。因此,在大力推进整治工作的同时,莫碧琨也十分留意桂林人论坛等市民“发声”的地方,不遮掩、不回避,与公众坦诚相对,进一步了解市民对环境治理的诉求。

  治理争在朝夕,落实难在方寸。尤其是如何拓展环保督察整改工作的广度和深度,各级部门对标市委、市政府的工作要求,强力推进。

  “原来采石留下的半边山现在全部复绿了。为此,我们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过去挖一点矿,造一点水泥,赚了一点钱,但远远抵不上我们现在把它修复好要付出的代价,这是很沉痛的教训。”今年3月,赵乐秦在国新办组织的国家可持续发展议程创新示范区建设情况新闻发布会上意味深长地说。

  当前,环境治理态势发生深刻变化,对问题不遮掩、不回避,责任主体如何履职都要与公众坦诚相对,“壮士断腕”也已不再是口号标语。由此,桂林的环境保护工作也跳出了“督察—整改”的被动治理局面,敢于主动“亮剑”,动真碰硬。

  据了解,当前,我市的砖厂专项整治及在线监控设施建设工作均走在全广西乃至华南五省区的前列。而在2015年以前,我市248家砖厂只有两家有废气处理设施,砖厂烟囱24小时不间断冒黑烟,市区酸雨频率一度达到90.1%。

  “砖厂的治理可谓‘形势所逼,发展所需’。”舒忠常介绍。

  据介绍,为推进桂林大气污染防治,桂林下大力气,对砖厂进行全面治理。对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砖厂予以取缔,并要求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砖厂安装废气处理设施,安装在线监控。“全面整治后,部分砖厂业主为节约成本,经常采取自开旁路偷排、擅自停用设施、加投料时偷工减料等逃避监管、非法排污。”舒忠常说,为提升有效监管,如今我市正在探索利用清洁能源替代含硫燃料,并改进升级脱硫除尘工艺,有效促进砖瓦行业优化布局和产业转型升级。

  砖厂的治理仅仅是桂林污染防治工作推进的一个缩影。近年来,我市大刀阔斧推动漓江全流域截污治理,《桂林市重点区域采石场规划(2016—2020年)》等具体到全局性法律法规长效管理机制建立出台,纵深推动全领域治理,污染治理力度之大、制度出台频度之密、监管执法力度之严,环境质量改善速度之快前所未有,大力推动了桂林生态环境保护发生历史性、转折性、全局性的变化。

  更新与重建:“多元共治”环境治理体系逐渐成型

  6月26日,叠彩区大河乡党委书记朱友益的办公桌上,一份2018年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专项整治工作责任分工表十分显眼。表格内逐项列举了2016-2018年中央环保督察反馈问题、2016年中央环保督察交办环境案件等共30项任务,其中有17项任务需要大河乡牵头或者配合。

  这份表被反复多次翻阅,褶皱的纸张显出一些“疲态”,以问题导向的责任落实,让朱友益一个问题都不轻易放过。从今年4月,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开始之前,根据市委、市政府的部署安排,叠彩区组织各部门进行了再一次自查。

  朱友益还记得2016年中央环保督察期间,他们与城管等有关部门一起,用一周时间有效推动泗洲湾河滩9家违法搭建的餐馆自行拆除的情景。“当时和城管工作人员一起逐户走访,从中央方针政策到保护漓江的重要意义,想要让这些新发展理念入耳入心阻力重重。现如今,伴随着绿色发展理念的深入人心,以前一些鱼餐馆经营户也会向朱友益感叹,当时自己觉悟不够。”

  首轮环保督察之后,更带来了一场生态环保工作的思维风暴。污染治理模式从曾经的政府一元主体地位,转变为如今的政府、企业、环保组织、广大群众等多方监督、多方治理的进步。

  “在信息化的时代、在大众权利意识不断觉醒的时代,留给政府部门处置突发情况的‘窗口时间’将会越来越短。”舒忠常对此深有感触。因此,构建多元共治的环境保护治理体系,进行常态化管理,防范风险,在当前显得更为切中肯綮。

  对此,桂林在全区率先成立了以市长为领导小组组长的市大气污染防治工作领导小组,并设立常态化的办公室,解决了大气污染防治履职不到位、协调难度大的被动局面,强化了大气污染防治“一盘棋”的观念。

  而这样的思维更新不仅仅在各级政府职能部门,企业等一些环保责任主体也开始了价值排序的“重建”。“玻璃制品是高能耗产业,为提升公司绿色制造能力,公司重点提升易拉罐产品生产能力。”燕京漓泉公司副总刘哲军介绍说,2017年易拉罐产品占比提高了50%,进一步降低了能源消耗,减少了污染物的排放。而2018年,企业再次投资2.5亿元兴建易拉罐包装线。

  “明显的是,企业环保意识越来越强了,不按照环保要求去做,生存会成为问题。”桂林市工信委党组成员唐正茂的话道出了当前桂林工业企业的共识。

  截至7月4日,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桂林已接收群众举报问题超过360件。然而,在舒忠常看来,问题不是包袱,整改才是机遇。“以中央环保督察为契机,桂林解决了不少以前想解决但无法解决的突出的生态环境热点、难点问题,以及一批看似很小但影响老百姓日常生活的污染问题。”舒忠常说,不仅是环保局,全市各级各部门都有这样一个共识,确保每个案件督改经得起历史和人民的检验,要让百姓有幸福生活的获得感。

  7月7日,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进驻将告一段落。但对于桂林来说,督察风暴之后,桂林生态环境治理风暴接踵而至。尽管生态文明建设涉及面宽,基层生态环保工作不免遭遇制度衔接不够、人员安排紧张、经费短缺等突出问题,但在2020年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大气候”背景下,大家都说,要以高度的责任感、使命感,迎难而上,根治环境污染的民生之患,回应绿水青山的民心之盼。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