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索
中新网广西新闻正文
您的位置:首页>广西各地
字号:
在逆境中深耕感情 四年扶贫结成一对“亲兄弟”
发表时间:2020-05-22 11:01:25来源:中新网广西

摘要提示: 广西桂林市灵川县九屋镇黄梅村委寒岭村由于山高路远,村民生活环境较为封闭,村里的贫困户大多都对前来帮扶的陌生干部抱有戒备心理。2017年,一场洪水把寒岭村贫困户粟光辉的房屋瞬间冲毁。洪水过后,精神涣散的粟光辉找到了当时帮扶联系他、来自灵川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周业京,并在周业京的帮助下,重拾了发展的信心,而且还重建了家园。

周业京(右)与粟光辉在新房子前合影。

  中新网广西新闻5月22日电 题:在逆境中深耕感情 四年扶贫结成一对“亲兄弟”

  作者:刘健

  广西桂林市灵川县九屋镇黄梅村委寒岭村由于山高路远,村民生活环境较为封闭,村里的贫困户大多都对前来帮扶的陌生干部抱有戒备心理。2017年,一场洪水把寒岭村贫困户粟光辉的房屋瞬间冲毁,一家人除了身上穿的衣服和一部移动座机以外什么都没有抢出来。洪水过后,精神涣散的粟光辉找到了当时帮扶联系他、来自灵川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周业京,并在周业京的帮助下,重拾了发展的信心,而且还重建了家园。在这个过程中,两人建立起了“亲兄弟”一般的友谊。

  开展工作的同时 努力化解贫困户的“戒备”心理

  “过去,村子里没有什么产业发展,村民也适应了相对封闭的环境,我最开始到村里见到老粟的时候,他多少都会对我抱一点戒备心理。所以我到村里第一天就想着怎么帮助他脱贫,而且还要打通他的‘心结’。”近日一个周末,笔者驱车行驶了近一个小时山路后,在寒岭村见到了正在“聚会”的周业京和粟光辉。

  “2016年,村里通知我说,有一个干部要来帮我脱贫,我其实内心很抵触,我这个人脾气比较拧,我心想他总不可能来山里陪着我吧!”粟光辉说,最开始他并不知道“贫困户”是什么意思,而且也认为这位陌生的干部只会走走过场,所以并不相信他。

  “老粟家当年的基本情况是有一位常年患病的将近80岁的老母亲,还有正在哈尔滨医科大学读书的女儿,他和妻子在家务农,住宅是比较简陋的木瓦房。他本人天生双手残疾,平时靠着为村民打点零工维持生计。”周业京说,那段时间他一边从村里打听粟光辉家的情况,一边也对这个人产生了好奇。

周业京(右)与粟光辉在查看扶贫产业“黑老虎”。

  “我发现老粟虽然手不方便,但干起活来却不输给任何一个正常人,而且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学会了开拖拉机甚至修拖拉机。当时我就想,这么勤奋的人是不可能一直贫困下去的。”周业京说,除了干活勤奋以外,他还发现粟光辉虽然固执,心中却十分“明白”。

  “我们家是2015年被评为贫困户的,主要原因就是没有产业,加上女儿上学。我女儿的成绩一直都非常好,所以我明白自己该做些什么。”粟光辉说。

  “经过断断续续的交谈,我发现他对发展产业很有兴趣,于是就帮助他发展种植了几亩“黑老虎”水果,养了60只土鸡,加上他原先自己种植的金花茶,产业结构其实已经搭起来了。后来,他主动找到我,说想贷款买一台拖拉机,在村里跑一跑运输。”周业京说,于是他赶紧帮粟光辉申请了5万元的小额贴息贷款用于购买拖拉机。

粟光辉被山洪冲毁的家园。

  共同面对飞来横祸 在困境中结为莫逆之交

  “我永远都会记得2017年8月13日那天半夜,我起床上厕所,眼睁睁看着我家旁边小溪里的水突然涨了起来,我赶紧跑回家去叫我老婆。”粟光辉说,当时来不及抢救其他东西,他和妻子拿起家中的移动座机,在漆黑中也找不到路,两人连滚带爬逃到了附近山上。

  “我跟我老婆在山上待到第二天天亮。当时求救电话也打不通,外面的人连我们是生是死都不知道。我们等水退了以后才下山,结果发现我家的房子被卷走了。当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整个人都麻木了。”提起当时的情况,年近五旬的粟光辉数次落泪。平复情绪后,粟光辉说,雨停以后,他拿起了那部一直携带在身边的电话,第一个打给了周业京。

  “‘老周,我这里什么都没有了。’我接通电话以后,他一直哽咽着重复这句话。我当时一听就觉得肯定出大事了,但是当时水还没有完全消掉,而且我了解到进村的路也被冲毁了,所以我一边安慰他,一边联系了村子里的干部。”周业京说,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他的神经一直紧绷着,更是时刻关心着粟光辉的情况。

  “当时他就站在被冲毁的房子前发呆,喊他就盯着你,人就像完全崩溃了一样。村民们看到这个情况,赶紧从各自的家中拿来了干衣服和吃的东西给他们。”寒岭村村长龙帮怀说。后来,粟光辉的一个亲戚把自家原先养殖竹鼠的小房子腾了出来,他们一家才找到了安身之所。

  “16日那天村里的路才勉强能通行,我步行了3个小时,带着大家捐赠的慰问金和一些衣服粮食进去给他。”周业京说,他到了现场以后,粟光辉告诉他,女儿上学的问题一定要请他帮忙。

  “我之前陪奶奶在外面看病,没有在家中。22日,我们才在周叔叔的带领下回村里,当时我们一家人见面就抱头痛哭。只有周叔叔一个人是清醒的,他还陪我到县城里买了新的密码箱、衣服、鞋子和一些食物,那时候我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粟光辉的女儿秀峰说,23日就是自己的返校时间,如果不是周业京及时处理,那她很可能就要“辍学”了。

  “在解决了秀峰上学的问题以后,我联系爱心团体和后盾单位给老粟一家捐赠了一点修房所需的钱,还捐赠了40多吨水泥和部分家具。老粟找我谈了很多,我相信,他也完全信赖我了。”周业京笑着说,2018年1月份,在大家的帮助下,加上保险理赔的款项,粟光辉的新房建成了,一家人在新房子里过了一个新年。

  “我贷款5万买的拖拉机才用10天不到就被洪水带来的泥沙掩埋了。我一点一点把它从土里挖出来以后,自己就开始修理,前前后后也花了好几千块,不过这些钱我都能赚回来!”粟光辉说,那段时间周业京每个星期都会来看他一回,这次灾难给他最大的收获就是认定了这个患难与共的“兄弟”。

  “后面我们按照之前的发展模式迅速搭起了产业框架,我们两个有时候会一起到地里干活,从家庭到产业无话不谈,像亲兄弟一样默契。”周业京说,他也非常钦佩粟光辉的干劲和决心,两个人的感情越来越好。

周业京(左一)和郑秀峰一起辅导阳细英写字。

  关系愈加亲密 从帮扶演化为两家交好

  “2018年,在老周的帮助下,发展种养产业让我实现了脱贫。2019年,他也因为工作调动到灵田专门扶贫,所以不再是我的帮扶联系人。但我们联系不仅没有断,而且还越来越亲密,现在中秋和春节,我们都会互相走动。”粟光辉说,女儿做兼职挣钱给他买了一台智能手机,他跟周业京的联系更多了。

  “‘老周哇,我在山上干活,看到野果子快熟了,我给你留着你快来。’‘老周哇,今天我的“黑老虎”开花了,给你看一下。’现在我们两个经常开着视频聊天,他家里信号不好,所以会特意跑到山上跟我聊天。”周业京笑呵呵地说,如今他的妻子也经常跟他一起“下乡”,两家人像“亲戚”一样往来走动着。

  “有一次我们闲聊的时候,他妻子表示想出去找一份工作,于是我给她介绍了几份保姆和家政的工作。我和秀峰还用一晚上的时间教会她认识和写出数字0到9。”周业京说,后来她觉得外面的工作适应不了,但学写字却坚持下来了,而且现在还会写自己的名字了。

  “我记得在哪里看到过一句话说,哭着吃过饭的人,是可以坚强地活下去的。有那么多珍贵的回忆和感动,我相信未来我们家一定会越来越好。”秀峰告诉笔者,今年她被保送硕士研究生的时候,也是第一时间跟周业京商量过,在他的建议下,自己选择了四川大学。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