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索
中新网广西新闻正文
您的位置:首页>广西各地
字号:
百色起义策源地 芒果之乡脱贫“芒”
发表时间:2020-11-14 21:22:10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摘要提示:新闻里播大学生返乡创业的节目时,66岁的岑忠香经常看得饶有滋味。可等到自己大学毕业的儿子岑参回家卖芒果时,他就变了脸色,气不打一处来,饭桌上也不和儿子说话。

  百色起义策源地,芒果之乡脱贫“芒”

  本报记者张典标

  新闻里播大学生返乡创业的节目时,66岁的岑忠香经常看得饶有滋味。可等到自己大学毕业的儿子岑参回家卖芒果时,他就变了脸色,气不打一处来,饭桌上也不和儿子说话。

  这该死的芒果!

 

  当年儿子从坛河村这个不起眼的小山村高分考进中山大学,村里人都夸他教育得好,必定有大出息,可是给他长了不少脸呢。坛河村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田东县林逢镇。田东是国贫县,百色起义在这里打响第一枪。这里也是著名的芒果之乡,田东产的芒果皮薄肉厚、汁多味浓。

  从前每次过完暑假,儿子的那些同学都追着儿子要老家的芒果。当时岑忠香心里也美滋滋的,总要交代岑参多带些芒果,往鼓鼓的包里再塞几个果子。现在倒好,好不容易供出来的大学生,反倒回家卖芒果。岑忠香越想越气,自己累死累活种芒果,到头来培养了个卖芒果的……

  种芒果确实累。

  每年七八月份采摘季,正是广西最热的时候。天上一团毒辣辣的火球狠狠地烤着,山坡上果农晒成砖红色的脸上黄豆大的汗珠直冒,为了防果蝇往身体里钻,果农穿的不透风的粗布长袖外套,很快吸饱了汗水,不少地方被晒出盐渍。最热的时候,甚至连塞在鼻孔里的“小胡子”也都泡在汗水里,逼得果农只能张嘴呼气。

  2012年,岑参就是看父亲这么辛苦,果子还不一定卖出好价钱,才决定返乡搞电商卖芒果。在此之前,果农卖果要么拉到县城的批发市场,要么等外地经销商进村采购。遇到行情不好或者经销商压价的时候,果农只能吃哑巴亏。

  田东县林逢镇东养村党总支书记陆秀缎记得,有一年芒果一斤才六毛钱,而每斤成本要一块二三,果农请人采摘再找车运到批发市场就是亏上加亏,以至于有人直接把芒果从山上拉到河边倒了。

  岑参干电商的时候,整个田东县只有两三家淘宝店。刚开始在村里收果子,果农搞不清楚咋回事,瞧见岑参光挑好果,次果全剩下了,索性好果次果都不卖了。原来,果农此前一直把好果次果混着,取个中间价一股脑全卖了。岑参好说歹说,给果农算了笔经济账,果农才明白,以更高价格把好果卖了之后,收入已经超过原来混起来卖的全部收入。剩下的次果即使价格偏低,卖了也是净挣。

  岑参占了“先发优势”,2012年最开始一天只能发上百件,每件10斤果;到了2014年,每年能发10万件,销量100万斤。销售额也从2012年的几十万元变成如今的一千多万元。人手很快不够了,每年7月到9月份,岑参每天得请30多人帮工,一天80到100块钱。一言不发的父亲也跟着帮忙打包、发快递。

  “除了发展电商拓宽销售渠道之外,田东县还加大了技术创新力量投入,通过早花摘除技术,规避二三月份花期时的寒潮,保障芒果产量。”田东县农业农村局芒果试验站站长陆弟敏说,“与此同时,田东县及时补上基础设施短板,把产业路修到了每个果园。”

  林逢镇林驮村那王屯果农黄大伍记得,过去都是土路,一下雨人都走不了,更别提车了。采摘的芒果运不出去,没两天就烂了。如今一到7月份,几公里长的产业路挤满了车,有拉芒果的货车,物流车,也有采摘芒果的私家车,还有运送外地采摘工的大客车。路边镶着盛满芒果的竹篮,热闹极了。到了春节,村民聚餐时,还按照当年的芒果收入分成50万元的一桌、30万元的一桌、20万元的一桌……

  陆弟敏介绍,2014年田东芒果15万亩,现在芒果版图扩大到34万亩,差不多适合种的地方都种了。而每斤芒果的价格也从当初的一块多变成现在的四五块,甚至七八块。

  黄大伍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亩芒果50株,每株产约80斤,按照每斤4块钱的价格,一亩的收入为1.6万,扣除成本,平均下来每亩净收入八千到一万一二。

  “现在村子里都是芒果楼、芒果车、芒果盐。”林逢镇林驮村副主任凌朝案说,“村里原来种玉米,后来改种甘蔗,现在种芒果。种玉米的时候只能吃饱;种甘蔗费劳力挣钱也少,年轻人都外出务工;种芒果,年轻人回村从事芒果相关产业一年一二十万,一点不比打工差。”

  田东县扶贫办副主任曾焕伟介绍,芒果产业带动了田东5500余户贫困户脱贫增收,占田东全部贫困户的三分之一。2019年,田东摘掉了国贫县的帽子,芒果立了大功。

  今年的芒果季,果农靠着电商顺利卖完果子,没受到疫情太大的拖累。“虽然遇上疫情,但除了电商之外,对口帮扶田东的深圳坪山区、驻扎在田东的碧桂园帮扶团队等力量也为芒果销售出了很多力气。”岑参说,“今年碧桂园通过直播带货和自身平台采购销售了66多吨芒果和近8吨芒果干,价值137万多元,帮了我们大忙。”

  渐渐地,那些对岑参返乡有闲言碎语的村民,也在岑忠香前面夸他儿子“有出息,带了好头”,岑忠香干涸的脸上泛起了久违的笑纹。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