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索
中新网广西新闻正文
您的位置:首页>科教文体
字号:
万年桂陶文化的探寻者陈向进:不遗余力挖掘甑皮岩史前陶文化
发表时间:2019-11-27 10:55:22来源:中新网广西

摘要提示:他不是考古人,他是一位路桥建设者。他是陶器从无到有中间产物“陶雏器”的命名者,也是广西陶器起源技术“双料混炼”的首提者,他开展的史前文化与当代经济融合工作有望突破“史前文化社会关注度不高”的瓶颈。他就是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广西远长公路桥梁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向进。

  中新网广西新闻11月27日电 题:万年桂陶文化的探寻者陈向进:不遗余力挖掘甑皮岩史前陶文化

  作者 赵琳露

  他不是考古人,他是一位路桥建设者。他是陶器从无到有中间产物“陶雏器”的命名者,也是广西陶器起源技术“双料混炼”的首提者,他开展的史前文化与当代经济融合工作有望突破“史前文化社会关注度不高”的瓶颈。他就是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广西远长公路桥梁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向进。

  图为陈向进在第七届中国公共考古论坛作主题报告。韩月 摄

  从一位路桥人,到万年桂陶文化的探寻者,陈向进不仅与万年桂陶结下了渊源,也与甑皮岩结下了不解之缘。近年来他一直在专注从事甑皮岩陶文化研究,并在挖掘与传播万年桂陶文化的路上不遗余力。他明确提出陶器起源经历过一个陶器雏形的发展阶段,他的研究成果获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广西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所、桂林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院等国家级、省级、市级考古专业研究机构联合出具考古研究成果综合意见书,他的考古研究成果载入中国博物馆协会史前遗址博物馆专业委员会组织编写的《中国史前遗址博物馆》丛书向社会普及。

  初识万年桂陶  踏上挖掘传播万年桂陶文化之路

  陈向进从事交通行业工作已有三十年,正是近三十年的土木工程生涯,孕育了他与泥土一份特殊的情怀。

  2012年9月,陈向进在参加广西首届陶瓷价格评估执业资格考证培训的学习中,获知桂林是我国唯一拥有三处万年古陶遗址的城市。在感受到震撼的同时,陈向进开始自己挖掘万年桂陶文化的历程,并一步一步的走向甑皮岩。

  桂林的甑皮岩、庙岩、大岩遗址先后发现了距今万年以上的陶器,桂林因此成为我国唯一拥有三处万年古陶遗址的城市,也是目前世界上发现洞穴遗址最丰富、最集中的城市之一。

  在取得注册陶瓷价格评估执业资格后,2013年4月,陈向进来到桂林实地考察。“我直观感受到厚厚螺壳堆积的视觉冲击,感受到万年前桂林先民在这片甲天下的土地上所留下厚重的文化内涵,仿佛看到万年前桂林先民正在用陶器烧煮螺蛳,日出觅食,日落而归的场景。” 陈向进表示,这个场景透过厚厚的螺壳堆积穿越万年的历程到了当代,凝练为深厚的桂林文化底蕴。

  图为陈向进(右)考察江西省上饶市仙人洞遗址。

  至此,陈向进踏上了挖掘传播万年桂陶文化之路,成为坭兴陶艺大师邓敦伟的入室弟子,学习坭兴陶制作技术;参加中国地质大学陶瓷艺术设计专业本科学历学习,获得陶瓷艺术设计专业大学本科毕业证书;到全国各地学习中华陶文化、考察各地史前陶器文化遗址、参观考察各地博物馆……

  提出“双料混炼”与“陶雏器”  考古研究获新突破

  2001年,甑皮岩遗址再次发掘时出土了一件特殊的陶器残片,复原后为素面夹砂陶釜,这是第一期文化遗存唯一的一件陶器,这件陶器没有经过250℃以上温度烧制过,是我国陶器考古首次发现陶器起源过程的考古标本。

  2001年至2014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广西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所、桂林甑皮岩遗址博物馆、桂林市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院对甑皮岩第一期陶器进行专题研究,开展了多次考古实验。2014年4月,陈向进接过了接力棒,在向广西博物馆原馆长蒋廷瑜、广西博物馆研究员彭书琳学习考古理论的同时,收集阅读大量考古理论书籍及广西陶器考古文献,运用土木工程的知识与蒋廷瑜、彭书琳等考古工作者一起进一步研究甑皮岩第一期陶器“甑皮岩首期陶”。

  图为中国民主同盟“万年古陶•桂陶文化研讨会”。

  “2016年2月至6月,我与甑皮岩博物馆的考古专家共同形成甑皮岩首期陶是陶器从无到有起源阶段中间产物的共识,认为在陶器产生前经历过一个陶器雏形的发展过程,认为‘双料混炼’是甑皮岩首期陶的主要技术工艺,甑皮岩首期陶既是特殊的陶器,也是特殊的泥塑器,是陶器的雏形。大家共同商议将甑皮岩首期陶命名为‘陶雏器’,这个称谓必须可以同时包含特殊陶器、特殊泥塑器、陶器雏形这三个基本的特点。”陈向进介绍说道。

  2016年9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联合广西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所、桂林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院等“五方单位”共同出具《关于“陶雏器”研究成果的综合意见》,一致认定:甑皮岩首期陶属于甑皮岩先民使用双料混炼技术制作成的陶雏器;甑皮岩首期陶作为中国乃至世界罕见的陶雏器,是特殊的泥塑器,也是特殊的陶器,是陶器的雏形,对研究陶器起源具有重大意义。

  广西博物馆原馆长蒋廷瑜介绍,甑皮岩发现的陶雏器应该是陶器从无到有起源阶段的中间产物,甑皮岩第一期陶器是运用双料混炼工艺制作的陶器雏形遗存,是一项发明创造,蕴藏着万年前桂林先民非凡的智慧。

  广西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李珍介绍,甑皮岩首期陶属于夹砂陶,考古工作者多年以来都是从材料组成、表现特征等方面分析甑皮岩夹砂陶,陈向进从制作技术的视角提出“双料混炼”,扩展了考古人的思维,“双料混炼”是考古学与土木工程学科结合的成果。桂林甑皮岩遗址博物馆馆长周海表示,“双料混炼”是陶器起源研究的一个新认识、新发现。

  图为甑皮岩被誉为“万年智慧圣地”。

  “万年智慧圣地”落户桂林  探索史前文化与当代经济发展融合路径

  陶雏器的出现,揭示了人类从烧烤食物向烧煮食物发展的需求,触及了甑皮岩陶器起源的脉搏,它最终促成陶器的产生。桂林其他遗址中发现的陶器与甑皮岩陶雏器和双料混炼技术有着明显的传承关系,充分证明了桂林是中国陶器起源地之一。同时,甑皮岩先民发明的双料混炼陶雏器是万年桂陶的祖先,是甑皮岩先民智慧的体现和结晶,甑皮岩因此被考古界誉为“万年智慧圣地”。2017年6月,国家文物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广西壮族自治区文物局等单位考古界人士联合为甑皮岩“万年智慧圣地”进行了揭牌。

  陈向进指出,甑皮岩获得“万年智慧圣地”美誉,为桂林增添了一个厚重的历史文化名片,为桂林璀璨的史前文化获得当代社会关注构建了基础,由此有望突破史前文化社会关注度不高的瓶颈,甑皮岩史前考古成果也有望成为桂林社会经济发展强劲的推动力。

  从2012年至今,陈向进积极开展万年桂陶文化传播工作,组织了“万年桂陶万里行”活动,建设阳朔万年桂陶展示基地,组织“中丹万年桂陶考察组”考察;同时利用各种不同的场合积极向社会各界介绍甑皮岩陶文化,吸引社会各界人士纷纷前往甑皮岩考察万年桂陶文化。

  图为万年桂陶万里行—国内行启动仪式。

  今年8月,民盟中央经济委员会赴桂林开展专题调研考察,陈向进与调研组一行人深入桂林多地实地考察,旨在为桂林史前文化与当代经济结合把脉,探寻桂林史前文化助推当代经济发展路径及模式。11月,第七届“中国公共考古•桂林论坛”期间,陈向进作了主题为《路桥人与甑皮岩——公共考古助推桂林社会经济发展》的报告。

  陈向进坦言,这些年他所作的万年桂陶文化挖掘与传播工作,既不是人们所说的“跨界”,也不是传统意义的“转型”,而是社会力量与公共考古结合的一个实践与探索。他认为,考古工作是可以走出神秘象牙塔的,考古工作完全可以为当代社会经济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目前,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有“桂林山水家园”基本陈列、“智慧女神”广场、阳朔甑皮岩文化展示基地,其中阳朔基地年均接待国内外观众达100万人次。桂林甑皮岩遗址博物馆馆长周海表示,从陶文化的深入研究到“万年智慧圣地”品牌的形成,实现了史前文化服务当代社会经济发展的新突破。《中国史前遗址博物馆丛书•甑皮岩卷》介绍,被誉为“万年智慧圣地”的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将为传播中华先民智慧、激发民族自豪感、增强国民文化自信、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完)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