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索
中新网广西新闻正文
您的位置:首页>科教文体
字号:
情系漓江 缅怀抗战老英雄庄炎林与阳朔的革命情结
发表时间:2020-07-31 17:09:51来源:中新网广西

摘要提示:庄炎林,福建厦门安溪县人,1921年出身华侨世家。三十年代,日寇铁蹄践踏中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其父庄希泉是侨界爱国人士中的领军人物之一,不仅倾自家之产,还源源不断的动员、组织华侨捐款捐物支持国人驱寇,并将其独子庄炎林也拉入革命阵营。

  1982年庄老(第二排右起第8位)与临阳联队战友在古座塘合影。(县党史办供图)

  中新网广西新闻7月31日电 题:情系漓江 缅怀抗战老英雄庄炎林与阳朔的革命情结

  作者:何慧荣 红研

  7月27日,中国侨联官方网站发布讣告:“中国侨联第四届委员会主席庄炎林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7月27月7时57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8岁。”这一噩耗迅速在革命老区——广西阳朔县传开,连日来,当地的党政军民学都沉浸在惋惜和悲痛中。遥望相隔数千里的京城,阳朔的数家媒体和人民倾情缅怀庄炎林这位革命前辈,与漓江山水和阳朔人民结下的深厚情谊。

  庄炎林出生于1921年11月,福建厦门人,新加坡归侨。三十年代,日寇铁蹄践踏中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其父庄希泉是侨界爱国人士中的领军人物之一,不仅倾自家之产,还源源不断的动员、组织华侨捐款捐物支持国人驱寇,并将其独子庄炎林也拉入革命阵营。

  1937年,年仅16岁的庄炎林在上海参加童子军抗日战时服务队,次年,又参加广西抗日学生军。194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广西大学支部书记、中共广西省工委交通员。解放战争期间,1947年任中共桂林市工委书记。

庄老为《烽火临阳》一书的题字。

  庄炎林与阳朔人民结下情缘,始于广西抗日期间最险恶阶段的1944年,也是他任职广西省工委交通员期间。当时国民党政府和军队恐日情绪日趋严重,尤其是日寇发动豫湘桂战役后,国军部队溃败逃往云、贵、川山区,国民地方政府亦转入深山偏隅躲藏。在此国家生死存亡之际,广西省工委根据中共南方局的指示,作出了著名的“八月”决定:放手发动民众,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组织发展抗日革命武装。为传达省工委的“八月”决定及精神,庄炎林奉命下梧州,到柳州,冒着生命危险、东奔西跑。在贯彻落实“八月”决定精神中,庄炎林率共产党员陈大良,孙忆东(原新四军连指导员)来到阳朔县兴坪镇的渔塘洲(即今日的渔村)与桂北地下党员肖雷、曾金全发动该村富家子弟,即有爱国精神又有学生军经历的进步知识青年赵志光,组织开展抗日救亡活动和组建抗日武装。同年8月,由赵志光为队长,曾金全,孙忆东等共产党员为骨干及进步青年共18人组成了“兴坪抗日宣传队”,在此基础上,发展成为拥有80余人、枪的“兴坪战时青年服务队”。为此,广西省工委及时任命共产党员黄嘉为桂东北特派员,率10名党员、骨干奔赴兴坪接手领导、壮大这支队伍,使之成为拥有350多人、枪的抗日部队,并公开举旗为中共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桂东北人民抗日游击纵队临阳联队”。期间,庄炎林为省工委书记钱兴了解、掌握这支抗日队伍起到桥梁和纽带作用。同时,与其父庄希泉冒着生命危险,变卖在香港的家产,将得款全部交给中共广西省工委作抗战经费。

  1945年7月,国际反法西斯形势发生巨大转变,三个法西斯轴心国中意、德已战败投降,仅有日本还在垂死挣扎 却也渐显败绩。为此,蜗居深山里国民党的军队及各级国民政府倾巢出动、卷土重来,加之地方留存的顽固反动势力,欲将临阳联队一举毁灭。临阳联队350余战士生命危在旦夕。

  广西省工委遵照中共南方局指示精神,及时作出了“化整为零,分散隐蔽,积蓄力量”的决定。当时,省工委驻地钟山县英家,与阳朔相距数百里,且隔山万重,沿途都为敌战区。临阳联队已离开了兴坪,活动于平乐、荔浦一带,游弋不定。

  2018年12月,庄老(右)在蚂蝗渡与昔日为临阳联队划船渡江的老船工之子黄光赏亲切交谈。莫树英 摄

  庄炎林临危受命,怀揣省工委决定,化装成售报员,骗过审查,甩掉跟踪,几经周折,冲破重重阻力,于1945年7月11日追至荔浦马岭的山中找到了临阳联队。鉴于当时临阳联队处异乡,联队战士多系阳朔、临桂、灵川籍。如若就地解散,归家路遥且人地两生,极易为各地自卫队捕获,便果断同意联队领导的集体意见,即带部队回阳朔的根据地才宣布省工委的决定,安排分散隐蔽的事谊。当月12日庄炎林与联队返朔。日行百里,甩掉荔浦追兵,绕过阳朔普益覃振炳、平乐苏梅生的两支自卫队共800余人在留公漓江一带的埋伏,出险招,绕道20余里,奇袭蚂蝗渡,达漓江东岸,夜宿古座塘。13日上午,击退了闻讯赶来的屏山、古座塘两支国民党地方武装500余人的围剿;傍晚又出其不意的伏击了日寇行驶在漓江江面的4艘运输船,歼灭日寇10余人,获运输船一艘。而后部队连夜从五龙潭渡重返漓江西岸,再渡脱离险地,全体指战员安全地回到根据地——蕉芭林村,挥写了“二渡漓水”的传奇。

  在蕉芭林村,庄炎林正式传达了省工委指示,与联队领导有条不紊的将几百人的队伍就地实施“化整为零、分散隐蔽”的疏散工作。

  在分散隐蔽过程中,险象连连。庄炎林的亲密战友,联队副联长、联队创始人之一的赵志光,就倒在庄炎林的身旁,年仅25岁。庄炎林含泪掩埋了战友,率10人武装翻越村稀人少、虎狼毒蛇出没的龙尾瑶,欲从恭城回归到钟山的省工委驻地。岂料消息走漏,阳朔、恭城两边界地自卫队在瑶山各山头以铜锣,牛角号传递信息调兵遣将。并在各路口设卡,如若发现目标,各山头哨卡即铜锣响起,号角轰鸣,四面八方的自卫队随即朝目标边跑边放枪。庄炎林一行人,在山里与敌周旋,数度陷入陷险境,又冲出重围,有的几度滾落山崖,命保了,枪却丟了,后来连向导也不知去向,失了方向,又断了粮。在这危机万分的时刻,是一个瑶族采药的老汉,带他们绕道穿过重重哨所,攀爬只有老汉在釆山药时唯一攀爬过的一条险道,才走出了瑶山,化险为夷。

  临阳联队存在的时间虽不足一年,历经国民党及反动势力的威吓、利诱、围剿,却不断发展壮大:队伍由18人发展至两个大队、4个中队、1个民运队,拥有350余人、枪。与日寇作战11次,打死、打伤日寇40余人,击溃日军运粮船队4支,击沉敌船6艘,消灭顽军3个大队,缴获机枪3挺,长短枪支250多支。联队按新四军建制,设有政委、军政委员会,中队建有党支部,拥有党员31名。有专事民众工作的民运队,建立1个区、3个乡、1个村的民主政府。由于有党的正确领导,民众的大力支持,联队依托海洋山脉,在漓江沿岸痛击日寇,极大地破坏日寇的水路军需命脉,沉重地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打破了“日军是不可战胜”的神话,彰显了中华民族的英雄气慨,使当地人们看到了抗日胜利的希望,相信共产党的未来。临阳联队建立的民主政府,被当地群众誉为“临阳青天”。临阳联队还被誉为革命的熔炉,在战火洗礼中,有19名战士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含联队正、副联长、参谋长、大队教导员),其中15人被追认为革命烈士。联队还培养出大批精英,在解放战争和社会主义建设中成为骨干和中、高级领导者。据统计,曾经的临阳战士,建国后,出任部(省)级干部2人,厅级干部6人,副厅级干部3人,处(县)级干部18人。临阳联队的主要事迹载入周恩来同志领导下的南方局军事斗争史中;阳朔县因此而被列入全国1599个革命老区之一。庄炎林为“临阳联队”这支抗日武装的筹建、发展、保存,可谓呕心沥血,居功至伟。然而,这却仅仅是庄炎林漫长革命历程中冰山一角,简短的一页。

  庄炎林的革命事迹,载入了“中共广西省工委历史博物馆”、八一南昌起义纪念馆“华侨参加抗日战争纪念室”。

  2018年12月庄老在兴坪现场题写:临阳联队纪念馆。莫树英 摄

  新中国成立后,庄炎林先后担任福建省青年联合会主席、共青团福建省委书记,中共福建省委青委书记,省委文教部、宣传部副部长,闽江水电工程局党委第一书记、南平地委书记,福建省人民委员会秘书长、中共晋江县革委会副主任、县委书记、中国驻坦桑尼亚使馆经济代表、国家对外经济联络部办公厅主任等。改革开放后,任中国旅游总局副局长、党组副书记,中央利用侨资外资建设旅游饭店领导小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国务院侨办副主任、党组成员、顾问,全国侨联党组书记、副主席,1989年任全国侨联第四届主席、党组书记。

  数十年间庄炎林虽未在广西工作,却长期心系广西的发展建设和人民生活,而对阳朔的情感,用他自已的话说是“刻骨铭心”,如若没有阳朔的经历,其人生或许少点辉煌,如若没阳朔采药老汉的引路,生命历程或许就此改写。正因这种漓水情缘,他多次兴奋地来到阳朔:1982年,参加“临阳联队”老战士座谈会,与昔日的战友开怀暢谈,不畏辛苦,重返昔日战斗地合影留念(图2合影);1994年,为《烽火临阳》一书,挥笔写下”忆当年点燃临阳战火,看今朝掀起建设高潮”的题词(图3)。阳朔:人民敬仰庄炎林这位革命老前辈,为传承历史,教育后代,阳朔县党史办为全面了解临阳联队史实,曾数次进京向庄老请教,都受到庄老的热情接待,有问必答。其秘书为庄老身体、事务着想,每次都限时,可谈起临阳联队,庄老总是超时,记得有一次,秘书规定会谈1个小时,结果庄老竟谈了2个半小时,仍言犹未尽,深为拜访者感动。阳朔县还将庄炎林在阳朔的抗战事迹,编入了《中国共产党阳朔历史》、《烽火联阳》、“临阳联队纪念碑”、“临阳联队抗日历史陈列室”及相关文史资料中,并在民众中广为流传。

  2019年12月,庄老(中)在临阳联队陈列室前与笔者(左1)合影留念。莫树英 摄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大力提倡挖掘、弘扬、传承红色文化。2018年7月30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实施革命文物保护利用工程(2018一2022年)》,因临阳联队的历史功绩、地位,为此,阳朔县委、政府高度重视,成立革命遗址遗迹保护利用工程工作小组。请专家做出《阳朔红色文化遗址遗迹保护及旅游专项规划》,并以临阳联队在抗战事迹为重点,筹资200余万元资金,启动古座塘红色基地项目。即沿袭昔日临阳联队突袭蚂蝗渡始,至福利镇古座塘临阳联队伏击日冦运输船战场遗址上的“临阳英雄路”。在兴坪“三千漓”大景区內,建立“临阳联队抗日历史陈列室”,在县城中心建成“临阳联队陈列室”。运用地方报纸、电视台及文学艺术等广泛开展红色宣传活动。阳朔县的这一系列工作,都得到庄炎林的关心和支持。2018年12月12日、2019年12月22日,庄炎林不顾96岁、97的高龄仍关心阳朔的建设、发展,连续两年在其夫人及秘书的陪同下,欣然来到阳朔,观看了“临阳临队抗日陈列室”,踏足兴坪战时服务队旧址,重访了当年突破重围的关键节点——蚂蝗渡,与当年摆渡送联队脱险的船工黄太生(已故)的儿子黄光赏交谈(图4),踏足昔日夜宿古座塘联队部旧址。追思当年反击顽敌、击沉日船的战斗经过。在“临阳联队是不可战胜的队伍”标语遗址旁,庄老犹为兴奋,说:“这就是联阳精神,亦是民族精神,要教育青少年传承这种精神”。期间,庄老还专门拜谒了临阳联队纪念碑和临阳联队副联队长赵志光烈士墓。在赵志光烈士墓前,看着长眠地下的昔日战友,庄老沉默许久:古座塘战役时,赵志光光着膀子,手挥驳壳枪,高喊着“跟我冲”的英雄气概以及牺牲前那无言的微笑似乎历历在目。庄老还亲自为烈士送上花束(图5),并深深的三鞠躬。庄老还为未能见到昔日帶他们脱离险境的瑶山采药老人或家人而深表遗撼(此事,县党史办寻访多年。皆因山广人稀,地理概況复杂,当年又没留下任何物件,如同大海捞针,无果)。

2018年12月,庄老祭拜战友赵志光烈士墓。莫树英 摄

  庄老近两年的阳朔行,阳朔县委、政府都高度重视,并将阳朔红色教育基地建设、经济社会发展、群众生活等向庄老作了汇报。期间庄老先后为“临阳联队纪念馆”,“临阳英雄路”、“兴坪战时青年服务队”,“漓江红,临阳联队红色史料展”等作了题词。(图6)

  2020年新春伊始,庄老托夫人以微信方式给阳朔县发来新年殷切期望:“革命传统传万代,江山永固不变色”。阳朔县委、政府亦代表全县人民再次感謝庄老对革命老区人民的关心和支持;表示会加快红色教育基地建设,让革命的红旗永远飘扬在漓江这青山绿水间,恳请庄老再次入朔视察,鞭策……(图7)。然而,事隔数月,庄老与世长辞。阳朔县委、政府为失去这样一位功勋卓著的老革命、漓江人民的好朋友,而深感痛心疾首,特派代表赴京,深切哀悼、送一程,愿庄老一路走好!(阳朔县党史办)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