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索
您的位置:首页>社会法制
字号:
艾滋病戒毒人员:戒毒所像一所学校
发表时间:2018-11-27 18:00:18来源:中国新闻网

摘要提示:伴随着舒缓的轻音乐,数十名穿着运动服的艾滋病戒毒人员,在一名女警的带领下,面带微笑地舞动身子。

艾滋病戒毒人员:戒毒所像一所学校
    戒毒人员正在排练“12·1”活动节目。 朱柳融 摄

  中新网南宁11月27日电 题:艾滋病戒毒人员:戒毒所像一所学校

  作者 朱柳融

  伴随着舒缓的轻音乐,数十名穿着运动服的艾滋病戒毒人员,在一名女警的带领下,面带微笑地舞动身子。

  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前夕,记者走进位于广西南宁市的广西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艾滋病集中管理大队,看到的正是这一幕。该所是广西唯一收治女性艾滋病戒毒人员的强制隔离戒毒所。

几名戒毒人员正在健身。 俞靖 摄
几名戒毒人员正在健身。 俞靖 摄

  “她们正在排练‘12·1’活动的节目,如果我不说,外人估计看不出来她们是艾滋病戒毒人员。”广西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副所长吕登云介绍,该所在特殊节点,如“12.1”“母亲节”等开展主题教育活动,日常组织戒毒人员开展慢步走、广播体操、民族舞蹈、养花草等活动。

  走进艾滋病戒毒人员生活的楼房,穿着少数民族服装、化着妆跳舞的照片,张贴在明亮宽敞的舞蹈房里;一旁的健身器材上,几名戒毒人员正在跑步。

戒毒人员宿舍干净整洁。 朱柳融 摄
戒毒人员宿舍干净整洁。 朱柳融 摄

  宿舍里印着橘黄色花朵的被子被叠得如豆腐块一般,整齐地放置在床尾;每张床挨着的墙上都贴着一张纸条,有的写着“但愿家人平安健康,我能早日自由”,有的写着“乐观是所有苦难的良方”;靠近阳台的墙边,朝向一致的牙刷放在漱口杯中,毛巾和水杯依次排列……

  26岁的小花(化名)来到此半年时间,“我觉得这里氛围更像一所学校,固定的时间起床、吃饭和学习。”小花平静地说,但之前她完全接受不了这里。

  2013年底,20出头的小花在家乡开了一家酒吧,一次醉酒,朋友请她吸食冰毒“减轻”痛苦。“我自认为意志力不错,吸一次不会上瘾”,存着这样的侥幸心理,小花第一次吸毒。“但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没想到自己成瘾了”。

  今年小花被送到强制隔离戒毒所时,筛查确诊感染艾滋病。“我觉得自己要死了,在我的印象里这是比绝症还要恐怖的病。”小花回忆获知患病时的情形,“我还能活多久?”这是她问医生的第一句话。

  后来,在大队警察普及艾滋病知识,并耐心劝解下,小花逐渐走出情绪的阴霾,并开始接受抗病毒治疗。“这里的警察像姐姐一样,经常找我聊天谈心,还联系家里人来看望我。”小花说,每周家人都会和她通电话,鼓励她。

  小花希望能早日出去和家人团聚,找一份工作踏实地生活下去。她床边的纸条上写着:常怀国家对吸毒者的挽救之恩,家人不离不弃之情。

戒毒人员宿舍里,牙刷、毛巾、杯子等整齐地摆放着。 朱柳融 摄
戒毒人员宿舍里,牙刷、毛巾、杯子等整齐地摆放着。 朱柳融 摄

  在大队工作五年的中队长黄燕球,见证了很多像小花一样,在警察陪伴下,消除恐惧,配合治疗的戒毒人员。

  “吸毒人员本身因吸毒会有意志脆弱、行为懒散的表现,感染艾滋病后因受人歧视,悲观绝望。”黄燕球介绍,“我们要做的是耐心陪伴,多一些关爱和宽容。”

  黄燕球回忆起初入艾滋病集中管理大队时,满怀着担心、害怕,首先想的是怎样保护自己。“穿防护服、戴口罩,后来学习了艾滋病相关知识,发现这些都不需要。”黄燕球微笑着说,“防护服反而成为了警察和戒毒人员之间有形的心墙”。

  该所艾滋病集中管理大队成立至今已走过10个年头,100多名艾滋病戒毒人员已经解戒,她们与大队警察的情谊仍在延续。“我们通过电话、入户或社交软件等方式,对解戒人员进行回访。”吕登云介绍,一名解戒人员回乡后创业结婚,还邀请大队警察参加婚礼。目前,有4名解戒人员结婚,其中2人通过母婴阻断技术生下健康的孩子。(完)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