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 索
中新网广西新闻正文
您的位置:首页>社会法制
字号:
广西老人痴迷老物件收藏 数千件藏品讲述“光阴的故事”
发表时间:2019-12-08 11:53:04来源:中国新闻网

摘要提示:数百册泛黄的小人书,一字排开的老式时钟,不同年代的电影放映机,各式收音机、录音机等老物件,摆满了位于广西柳州市“宽窄”门店,在这10多平方的店铺里讲述“光阴的故事”。

谢志宽在整理电影胶带。 朱柳融 摄

  谢志宽在整理电影胶带。 朱柳融 摄

  中新网柳州12月8日电 题:广西老人痴迷老物件收藏 数千件藏品讲述“光阴的故事”

  作者 朱柳融

  数百册泛黄的小人书,一字排开的老式时钟,不同年代的电影放映机,各式收音机、录音机等老物件,摆满了位于广西柳州市“宽窄”门店,在这10多平方的店铺里讲述“光阴的故事”。

人们围在谢志宽的门店看电影。 朱柳融 摄

  人们围在谢志宽的门店看电影。 朱柳融 摄

谢志宽在用老式电影放映机放电影。 朱柳融 摄
  谢志宽在用老式电影放映机放电影。 朱柳融 摄

  12月7日,当店铺老板谢志宽拿出上个世纪70年代出产的16毫米电影放映机,从铁皮箱里抽出一个圆铁盒,取出片子拉上胶片,扭动传动轴,放映机开始转动,白色的幕布上出现了黑白电影《奇袭》。

  听见动静后,不一会儿店铺围了十余人,挤满狭窄的过道。“这感觉像回到小时候一样。”年过六旬的谢志宽表示,小时候到电影院看一部电影要花5分钱到1毛钱,也时常有人拿着电影放映机到村里放电影,街坊邻居都会早早地搬着凳子“霸位置”。

谢志宽在查看电影胶带。 朱柳融 摄

  谢志宽在查看电影胶带。 朱柳融 摄

谢志宽在使用1983年购买的收音机。 朱柳融 摄
  谢志宽在使用1983年购买的收音机。 朱柳融 摄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娱乐生活越来越丰富,老式电影放映机逐渐退出人们的视野。但爱好收藏的谢志宽,却把它们当成宝贝收起来。

  “从8毫米到75毫米,国产或是进口,我收藏有几百台电影放映机,电影拷贝胶带也有2000多卷。”谢志宽笑着介绍,这些都是时代的印记,也是他们这一代人的回忆。

  玩了25年收藏的谢志宽,不仅有这些“宝贝”。

  走进谢志宽位于柳州市文惠路西一巷的家中,仿佛进入了收音机、收录机的“博物馆”。从红灯牌、熊猫牌等国产品牌,到日本、英国、美国等地进口的收音机、收录机,出自上个世纪30年代到90年代,摆满了一到三楼的五个房间,犹如在时光隧道中穿梭。

谢志宽收藏的收录机、收音机。 朱柳融 摄

  谢志宽收藏的收录机、收音机。 朱柳融 摄

谢志宽在使用1983年购买的收音机。 朱柳融 摄
  谢志宽在使用1983年购买的收音机。 朱柳融 摄

  谢志宽拥有的第一台收音机,花了他一年的工资。

  “收音机、自行车、缝纫机及手表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三转一响’,家里有一台收音机很威风。”谢志宽回忆起往事,1983年同事结婚,收到香港亲戚送的一台三洋牌收音机,楼上楼下住着,同事有空就放,让谢志宽爱不释手。

  谢志宽天天上门磨同事,想要把这台收音机买下。“磨了半个月,同事才答应卖。”谢志宽介绍,一共花了350元,相当于他当时一年的工资,“我那时在医院放射科工作,每个月工资30多元”。

谢志宽在修理收音机零部件。 朱柳融 摄

  谢志宽在修理收音机零部件。 朱柳融 摄

谢志宽在修理收音机零部件。 朱柳融 摄
  谢志宽在修理收音机零部件。 朱柳融 摄

  从此,谢志宽慢慢迷上了收藏收音机,1986年辞掉了医院的“铁饭碗”,进入收藏行业。

  “辞去工作以后,也有一个过渡期,真正开始收藏从1994年开始。”谢志宽介绍,以前很多人搬家就丢东西,谢志宽和收旧电器的人熟悉,他们会主动“送上门来”,“以前收一个十多块,贵点几十块,现在没有几百块买不到”。

谢志宽和他收藏的收音机。 朱柳融 摄
  谢志宽和他收藏的收音机。 朱柳融 摄

  随着圈子越来越大,谢志宽跑到河北、山西、云南等地,只为拿到一台收音机。“现在收音机收藏有1000多台,收录机也有几百台,还有半导体、电唱机等。”谢志宽说,家里都放不下了,还租了仓库来存。

  很多机器年代久远存在故障,无法使用。为了让老物件重新“发声”,谢志宽自学了修理,有时要拆掉几台同机型的收音机,才能修好一台。

  一边收藏的同时,谢志宽也开店出售。“有很多人和我一样,都喜欢收藏怀旧。”谢志宽表示,让这些老物件和有怀旧情怀的人相遇,也能让它们继续发挥余热。(完)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